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
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
首页- 经验故事- 不爱穿丝袜的女友
不爱穿丝袜的女友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记住下面这个地址发布页!方便随时找到[a片_在线看片__日本aⅤ_日本毛片高清免费视频_日本毛片免费视频观看]

地址发布页:

  或许这句话是真的吧:每个男人都有凌辱自己女友或者妻子的情节,或许是
你不敢,但不代表你不想。

  至少我是这样的,特别小娟是如此这样一个美女,以前学表演、现在兼职平
面模特的她,一米六五的个子有着修长白嫩的大腿、纤细的腰身,特别是那双迷
人的眼睛和微翘的嘴唇,虽然刚刚满了28岁,但我知道她现在的杀伤力是最强
的,略带成熟的韵味,再加上天真纯洁又有点俏皮的面孔,还有那玲珑别緻的身
材,对所有男人都有緻命的诱惑,哪怕是我的朋友、同事还是她的上司,无一没
有可能不产生邪念,或许只是在心里,但是我能察觉。

  故事是慢慢开始的……


             (一)危险的摄影

  小娟认识一位知名的摄影师,关係还不错,我也见过那位摄影师——老吕,
不到40岁吧,高高的个子,留着络腮鬍,有点艺术家的感觉。他老婆是个挺安
静的女人,贤妻良母型的,所以我没有意识到太多危机。老吕经常请小娟为他的
影楼拍点样照,小娟也非常乐意,既挣点零花钱又可以留下美丽的回忆。

  小娟的照片都会给我看,当然只是成册的,我知道还有更多我看不到,因为
每次都会拍很久、换很多服装,最后需要的也就不到二十张了。最早的套係都是
很可爱甜美的风格,但是随着小娟越来越有成熟的丰韵,老吕让小娟拍的也越来
越性感了,这让我隐约觉得有点不安。

  上个週末,小娟又要去给老吕当模特了,我假装还在熟睡。

  「老公,我要走了。」

  「嗯……我再睡会。」

  「你记得来接我哦!」

  「好的,我等你电话。」

  等小娟出了门后,我就悄悄开车跟在后面。已经是夏天,小娟刚刚洗了澡,
只化了很浅的妆,到影楼才正式上妆,穿了件淡蓝的T恤和牛仔短裤,惹得计程
车司机不断偷瞄她白嫩的大腿。

  快到了影楼,我先去买了杯咖啡,我不想马上跟上去,会被发现,过了很一
会,我才进去。我先给认识的工作人员打了招呼,就悄悄走到三楼摄影棚,这不
是给客人拍照的棚,基本没人会上来。摄影棚很高有两层,我悄悄找了个楼上的
角落,从上往下面望正好可以看见摄影棚里面的情景。

  小娟已经让造型师化好妆、换好服装,看来是古希腊风格的,波浪的长髮披
肩,若隐若现的白色丝麻罩杉,还有绑腿的凉鞋,真的好像古希腊的女神,我不
由联想到文艺复兴时代那些淫乱的油画。

  男模特是个很年轻的小伙子,赤裸着上身,只披了件麻衣,等等……怎幺没
有穿内裤?不过好像古希腊是没有内裤的,那小娟呢?!我定睛一看,果然好像
也没有穿胸罩,胸前好像有两个凸点,只是太远了我也无法确认,但我相信男模
和工作人员一定看得很清楚,我想这也是因为摄影的需要吧,毕竟戴上胸罩,镜
头前很容易就穿梆了,你什幺时候看见古希腊的美女有胸罩吗?

  摄影已经开始一会了,先是男模躺在小娟的大腿上,深情地将脸埋在小娟的
怀中,老吕不断地按着快门,要求小娟更投入,用手抚摸男模的背。男模开始慢
慢站起,脸从小娟怀里往上移,到胸前了,我看见小娟脸色越来越红润,我知道
乳房是小娟最敏感的地方,每次我一吻她的小樱桃,她下面就会流水。

  男模深情不断亲吻小娟的身体,双手也在不断抚摸小娟的大腿,慢慢透过宽
鬆的罩衫,手应该是在背上吧,我看见小娟的眼神已经越来越迷茫,感觉她呼吸
都有点急促了。老吕应该很满意这样的表情,只有快门声不断地在响。

  「好了,休息下,换下一个镜头。」老吕命令道。

  我看见男模走到角落去,赶忙闪到一边,只见他从角落里的背包里拿出什幺
东西,悄悄抹在手里和大腿上。

  下一组镜头很快便开始了,老吕要求小娟坐到男模的大腿上,和男模作耳语
状。小娟的衣服下面是空的,她略为迟疑了下,还是跨了上去。我记得今天早上
她是换了条很细的内裤,因为不想影响拍摄效果,看出内裤的痕迹,现在她的小
妹妹一定紧紧挨在男模的大腿上了。

  男模虽然年轻,不过调情肯定是个老手,小娟用手轻轻搭着肩膀,他将脸靠
近小娟的耳朵旁,耳朵也是非常敏感的地方啊,只见他似乎对小娟说着什幺,小
娟的耳朵被他的热气很快弄得潮红,非常害羞的把头不断往下埋,男模又继续攻
击小娟白皙的脖子。

  男模之前抹在大腿上的东西一定有古怪,也可能是男模调情的本领,小娟很
快脸色越来越红润,并不停地扭动身体,这样小娟的小妹妹肯定就在男模的大腿
上来回摩擦了。这样近乎手淫的感觉让小娟更受不了,轻轻咬住自己嘴唇,让自
己不要忘乎所以叫出声音。

  小娟的表情看来有点迷惑,她似乎在想:『他不是故意的吧?』虽然她很少
拍这种性感风格的照片,但是知道男模和女模的身体接触是少不了,可是今天这
样好像过份点了吧?不过身体的快感却清晰地传递过来,她不由用力也搂住男模
的脖子。

  老吕似乎非常满意这样的情绪,不断继续按着快门,男模也非常享受,并用
他的大手紧紧搂住小娟的屁股。小娟看来还是想反抗的,『不能让他再继续了,
否则我会受不了的。』但是她想往后面退一点,他的大手就用力又把小娟往自己
鸡巴那里拉近一点,这样动作简直就像真的在做爱一样,整个摄影棚充满了淫蕩
的气氛。

  男模的鸡巴一定非常挺拔了,我的鸡巴在这样的气氛下也不争气地硬得像铁
柱一样。

  「呀……」小娟突然叫了一声,我慌忙一看,从我的角度,我正好看见男模
的鸡巴已经直直抵在小娟的大腿根部了,但是男模紧紧用大手搂住小娟的屁股,
小娟没有任何退后的余地了。

  老吕还不断地夸奖,小娟也不好意思说出口,只由得男模不断将笔直的鸡巴
死劲往小娟大腿根部摩擦。我这时候也不知道该怎幺办,出去製止吗?这表面看
来还是很正常的拍摄,我突然出现只会让小娟非常尴尬了。

  但以我的经验,小娟这时候肯定已经受不了,不停来回扭动着身体,脸色越
来越红润,眼神已经迷茫了,小娟看来已经很想要了,下面的淫水肯定糊满了男
模的鸡巴,这样更有利男模的鸡巴摩擦,男模也似乎爽到不行了。

  『让鸡巴稍微靠近点吧,反正只要我不挺身,他也插不进去的,只要靠近一
点点就好,我会舒服点的。』小娟应该是这样想到的吧!于是男模在几次努力后
也似乎找到地方,从侧面伸进了小娟的内裤里了,肯定已经抵到阴道口了。

  虽然以这样的姿势要想插进去是很睏难的事情,我看见男模已经动了动腰,
估计都没有成功,但是火热的鸡巴抵在小娟肥厚的阴唇上面也是很爽的事情,男
模的大手还在继续用力,小娟的翘翘的屁股已经被他抓出几条红印了。

  小娟的身体是很敏感的,让男模的大鸡巴抵在阴唇上面这样磨擦,我想哪个
女孩子也无法忍受吧?而且是这样工作的场地,除了老吕这个摄影师之外,还有
造型师和几个负责灯光的助手。

  小娟除了将头埋进男模的胸部,眼睛已经紧紧闭住了,小娟应该知道这时候
只要她稍微挺一挺身体,在淫水湿滑的作用下,男模的大鸡巴就可以顺利地插进
去。小娟的表情既排斥又想要,但是男模的鸡巴不断摩擦着她的阴唇,那里肯定
已经红肿充血非常敏感了。

  于是小娟将身体往后移动,但是男模马上就用力将她搂得更近,就这样男模
的大鸡巴不断冲击着小娟的阴唇。男模上面也不断继续挑逗着小娟,手法非常老
道,耳朵、脖子不断被轻吻着,还腾出一只手在小娟的身后轻轻抚摸。

  我感觉到小娟已经无法忍受这样的挑逗了,瞧她那神情,我再熟悉不过了。
她的内心应该在吶喊着:『天啊!我受不了,好想要啊!让它进来一点吧,稍微
塞进去一点点,我就舒服了。』

  而照往常经验,小娟阴唇这个时候估计已经完全张开了,而且由于坐势的关
係,阴道口被拉得大大张开,只是她将臀部始终向后挪着,男模的鸡巴始终只能
在阴唇上面摩擦,无法插进去。男模也非常享受这样的动作,一位这幺漂亮的美
女用阴唇给自己磨鸡巴,自然是爽得不得了,他享受地抚摸着小娟的修长白嫩大
腿。

  我在上面偷窥着也不由心跳加速,这种感觉太刺激了,我知道自己无法去阻
止,也不愿阻止,看见小娟如淫蕩的古希腊女性在大庭广众下发情,这种感觉似
乎比较自己真的做爱还要刺激。

  又这样摩擦了几分钟,小娟似乎无法忍受了,她会让男模插进去吗?男模的
鸡巴继续用力摩擦着小娟的阴唇,大手不断用力搂住小娟的臀部,想找準小娟的
洞口,几次鸡巴都从洞外滑过。这种刺激让小娟一阵身体抽搐,她的表情越来越
迷茫,身体已经无法控製。

  忽然她稍微睁了睁眼睛,偷偷瞄了男模特一眼,又迅速低下头,但是臀部却
慢慢向前移动了,她已经能感觉到火热的龟头正好抵在阴唇正中,这时候只要男
模再用点力就可以进去了。

  男模当然感受到了这个变化,立刻腰身一挺,不过刚刚塞进半个龟头,已经
感受到小娟阴道口温暖的紧握感,太爽了!正要再用力,突然,小娟的臀部开始
夹拢抽搐了,我知道,她一定要到高潮了。

  果然,小娟又猛烈扭动几下,小娟脖子挺得笔直,身体也忽然僵硬了,她肯
定高潮了,大量火热的淫水涌出覆盖在男模只塞进一半的龟头上面。

  「好了,不错,很好。休息下,我再构思一下下面的镜头。」老吕又发命令
了。

  小娟这时候也回过神了,立刻从男模腿上下来,羞涩地冲到化妆间,男模也
跟了过去……这时候我就看不到了,猴急得不知道该怎幺办。

  小娟进了化妆间,我也无法继续偷窥了,我可不想让男模真的得手,所以立
刻跑下去,老吕看见了似乎很诧异:「怎幺这幺早就来了?」

  「哦,在附近办点事,顺便就过来看看。」我和老吕搭着话,眼光却一直看
着化妆间的动作。

  「她在里面换衣服呢,马上就出来。」

  「阿宋,你换好就出来,我给你讲一下下面的镜头。」老吕沖化妆间喊道。
原来那个男模叫阿宋。

  过了几分钟,阿宋就出来了,他看见我的眼神非常不自然。再过了会,小娟
也换好衣服出来了,是件黑色的紧身中长T恤,下面只穿了条黑色的内裤,配了
一双捆丝带的黑色高跟鞋,再加上此时红润的脸色和迷茫的颜色,让在场所有人
眼前一亮,太诱惑了!但小娟看见我,似乎神情很慌张,刚刚在里面又发生了什
幺事吗?

  由于剩下的镜头我在场了,自然也就没有事情。

  晚上小娟早早洗了澡倚在床上看书,我上床就立刻把她搂过来不停地亲吻,
她也立刻动起了情。而我脑海里却全是白天在摄影棚的情节,最后在化妆间发生
了什幺吗?我的鸡巴一想起来就更硬了。

  小娟也似乎非常激动,大腿紧紧扣住我的腰,让我的鸡巴紧紧插得一点缝隙
也没有,不过小娟眼睛却一直闭着,她也在回味白天的情节吗?

  我带有报复心理地用力死劲插着,昏暗的灯光下两人都没有什幺言语,只有
身体在激烈的碰撞,但是感觉却非常刺激。最后她近乎失神地瘫倒在床上,下面
还不停地抽搐,或许白天那样的事情对她刺激太大了。

             (二)危险的寿宴

  影楼拍完照过了几天,就是小娟的大伯五十大寿了,小娟和我当然得赶回家
里。小娟家是一个带花园的别墅,寿宴就在家里摆了两桌,请了小娟家里一些亲
戚,那些亲戚见了小娟都是不由的夸奖小娟越来越漂亮,小娟也非常高兴,哪个
女孩子不喜欢听这些呢?

  酒桌上,小娟爸爸拿出了陈年的好酒,小娟心情愉快也和爸爸大伯喝上了几
杯,不过大家都知道她的酒量,几杯下肚就红霞上脸了。

  做寿的是小娟的大伯,他的妻子也就是小娟的婶婶,由于一直没有生孕,所
以大伯和婶婶就把小娟当做自己的女儿,不过小娟的婶婶却很早就过世了,小娟
也一直怀念婶婶。

  大伯一个人住也不方便,所以小娟爸妈就让大伯住在家里,大伯由于一个人
没有儿女,到现在都很喜欢疼爱小娟,每次回家都给小娟买不少好吃的,小娟也
非常孝顺大伯,所以这天一直陪着大伯,还搂着大伯笑得很开心。

  不过大伯被大家灌了几杯后,就不胜酒力,居然吐了,还吐到身上,小娟的
妈妈忙着招呼客人,就让小娟带大伯上楼去休息,小娟的爸爸则继续拉着我陪大
家喝酒。

  过了好一会,小娟还没有下来,我起了点疑心,于是上楼去看看。

  大伯的房门没有关,只见小娟让大伯躺在床上,帮大伯擦掉身上的污迹,但
是由于太髒了,小娟只能帮大伯把衣服脱掉,大伯这时候已经醉了,小娟脱起来
很费力。

  小娟今天下面穿了条短裙,天气那幺炎热还是没有穿丝袜,白嫩的大腿就在
大伯眼前晃来晃去,由于裙子太短,似乎还能看见半透明的内裤,大伯的下面已
经顶起了帐篷。

  小娟在帮大伯脱裤子的时候似乎发觉了,不由一阵脸红,却一不小心把大伯
的内裤也带下来一点,黑色刚硬的肉棒一下弹了出来。虽然大伯已经五十了,但
是身体十分健硕,肉棒也一点不含糊,乌黑的龟头上面青筋暴露。

  「哦呜……」大伯不由呻吟出来了,小娟一下慌了,以为弄痛了大伯:「没
事吧?大伯,我不是故意的。」

  我这时候在门外看得很清楚,我想这个时候大伯也不知道如何是好,毕竟是
自己最疼爱的姪女啊,哪怕再诱惑也不敢吧!

  看来大伯还是强忍装醉了,没有多说话,小娟看看没什幺就帮大伯把剩下的
衣服脱掉,盖了张毯子给大伯,準备出去了。

  「是小娟吧……」大伯突然说话了,看来还是不愿意放弃这幺美妙的机会。

  「嗯,大伯,你喝醉了,好好休息吧!」小娟又坐回床头,摸了摸大伯的额
头,很烫。

  「大伯老了,脑袋不好使了,我还以为是你婶婶呢!」我看老头一点也不糊
涂呢!

  说起婶婶,小娟也不由眼睛湿润了,小娟的婶婶很早就去世了。

  「没想到小娟也这幺大了,和婶婶当年好像啊!」这是什幺跟什幺,婶婶和
姪女有什幺好像的?我看老头是色慾上头了。

  「大伯……」

  「嗯,陪大伯再坐坐吧,大伯也不知道还能活几天了。」靠!这个老头身体
好得很,说得什幺胡话嘛!

  「好的,大伯,我就在这陪你。」大伯听到顺势就将脸扭过来靠近小娟的大
腿,似乎开始装睡了,我想他是在想下一步怎幺做吧!

  小娟由于喝了不少酒,也很累了,想了想便也半躺到床上,用手臂将大伯的
头垫着,闭上眼睛休息了。

  「阿芳……」突然,大伯叫到了小娟婶婶的名字,又立刻伸手将小娟抱住,
「大伯……」小娟也一下慌了神。大伯可一点也不含糊,一双粗糙的大手就开始
在小娟身上探索。

  「怎幺办?怎幺办?这是怎幺了?」小娟真的慌了,不知道如何是好,想拨
开大伯的手,但是突然小娟看见大伯床头的照片,那是她小时候和大伯、婶婶的
合照,一下就停止了动作。

  大伯看小娟没反应,便将小娟拖来平躺下,大嘴立刻就凑到小娟的香唇上,
舌头不停往里面伸,手上动作也越来越大了,一双老手很麻利地就伸进小娟衣服
里开始蹂躏小娟的乳房。小娟的乳房是她最敏感的地方,一被碰到就立刻有反应
了,小娟两腿也开始扭动:「大伯,不要这样。」

  「阿芳……」该死的老头好像吃準小娟这个心态,一叫婶婶的名字,小娟的
反抗就小了很多。老头将自己的内裤拉了拉,乌黑的肉棒立刻弹出来,顶在小娟
白嫩的大腿上,又腾出只手将小娟的臀部紧紧搂住。

  小娟的身体是敏感型的,稍微一刺激就立刻了反应,本来喝了酒的小红脸这
时候已经涨得赤红了,短裙已经被大伯扒到腰间,细细的内裤被大伯粗糙的大手
揉了几把已经遮盖不住下面的风光了,从门口看去似乎小娟下面已经有闪亮的水
迹。

  大伯的手法非常熟练,将小娟的内裤往旁边一拉,自己腰身一挺,乌黑的肉
棒立刻就立刻抵在小娟的肉缝上,后面的大手不断用力想将小娟的肉缝对準自己
的肉棒。

  该死的老头难道想来硬的?「小娟……小娟……」我可不想小娟被她自己的
大伯乱伦啊!我连忙跑到楼下装作刚準备上楼一样大声喊道,然后慢慢向上走。

  可在走到大伯的房间时,我发现门已经紧紧关上了,拉了拉门把手依然是打
不开,我一下慌了:「小娟!小娟!」

  「我在呢!大伯喝醉了,我照顾下他。」

  「你开下门,我来看看大伯怎幺了。」

  「没事,他已经睡了,你不要吵到他了,我马上就下来。」小娟的口气听起
是强装镇定的,但我也不能破门而入啊!

  「好的,我下去陪你爸爸了,那你快下来啊,大家还在等你呢!」我假装下
楼,又立刻轻轻走到大伯门口偷听。

  「大伯……大……」房间传来小娟轻轻的呻吟声,该死的老头不知道在怎幺
蹂躏小娟,除了小娟的呻吟声,我还能听见床发出「咯叽、咯叽」的声音,不会
老头已经插进去了吧?我脑海浮现出老头苍老肥硕的身体压在小娟白嫩的身体上
不断翻腾的场景,自己的肉棒又不争气地硬了起来。

  「大伯……不要了……大伯……啊……嗯……」听见房间里小娟娇媚的呻吟
声越来越大,我已经无法再按捺了,忽然想起小娟的房间有个阳台,离大伯房间
的窗户很近,应该可以看到里面吧?

  我离开跑了过去,还好,没拉窗帘,但是我只能看见大伯的房间一角,只能
看见床的上半部份。我看见小娟的胸罩好像已经被摘掉,掉在了床下,见大伯平
仰躺在床上将小娟紧紧楼在身上,一只手从小娟的衣服里蹂躏着小娟的乳房,一
张老嘴则不断轻吻着小娟的香唇。

  小娟的身体压在大伯身上,虽然看不到下半身,但这样的姿势应该是不可能
插进去吧!

  小娟白嫩的皮肤不断在大伯粗糙苍老的身体上摩擦,一头乌黑的秀髮凌乱地
散开,娇滴微翘的小嘴被大伯用大嘴含着不断吮吸,嘴唇上、脸袋上沾满了大伯
的口水,纤细的腰身压在大伯的大肚子上不停扭动,二十八岁的娇美的身体被五
十岁的老头蹂躏着,房间里充满了淫蕩的气味。这种感觉太刺激了,我不由轻轻
抚摩自己的已经硬到发痛的肉棒。

  「大伯……」、「阿芳,阿芳……」该死的老头就靠这招让小娟一点办法也
没有,两人就这样在床上翻腾着。

  「呀……」然后小娟又轻轻呻吟了一下,随后只见大伯一只大手又将那条我
熟悉的小内裤扔到了床边,我似乎听见了大伯手指在小娟肉缝中插动的水声,大
伯那种长满老茧的手指肯定会非常刺激小娟娇嫩的肉壁。

  「嗯……啊……」小娟的呼吸已经越来越急促了,大伯的大嘴已经凑到了小
娟的胸前,大口大口地吮吸小娟的乳房。每次我这样挑逗小娟,小娟是最受不了
的,她会立刻想要的!

  老到的老头也觉得时机成熟了,翻身将小娟压到身上,大手将小娟的T恤一
撩,马上又将大嘴将小娟粉嫩的乳房啃上,又将小娟的臀部抬了抬,然后他慢慢
将背弓了起来。

  危险!他肯定想插进去了!

  突然这时,楼下传来脚步声:「娟娟!娟娟!」是小娟妈妈上来了,我不能
让大家知道我在这里,于是慌忙躲进了二楼的卫生间。然后听见小娟妈妈敲了敲
房门:「娟娟,你在里面吗?」

  「嗯,大伯喝醉睡了,我帮他收拾下,马上下来。」是被大伯收拾了吧?

  「好的,你爸爸喝多了。你看见你男朋友去哪了没?」糟糕,问起我来了。

  「刚刚他上来了啊!应该下去了。」我得马上下去了。

  我在小娟妈妈下楼后,来不及再偷看就立即跑下楼去。过了几分钟,小娟也
下来了,衣服皱巴巴的,脸色不知是因为酒精还是因为刚才的激情,显得非常潮
红。我过去搂住她的腰,轻轻闻了闻,似乎有点精液的味道,又好像没有。

  我找了个理由,悄悄溜进大伯的房间的,老头已经惬意地熟睡了,嘴角似乎
有奸诈的笑容,床单非常凌乱,我睁大眼睛仔细想找出什幺来了,除了小娟的髮
丝,我没有看见其它的迹印。

  当我準备走出房间时,突然发现床下角落有一团卫生纸,一闻,果然是精液
的味道!是从小娟身体流出来的,还是他后来自己弄出来的?『如果是小娟身体
流出来,她应该比较仔细,会把卫生纸带走吧!』我这样想。那幺最后因为小娟
妈妈的出现,小娟还是没有失身了?

  晚上,我又缠着小娟想要做爱,其实我更想证实小娟到底有没有被自己大伯
操过,但是小娟的习惯是一定事前要让我洗澡,她自己也跟着来洗了,所以我除
了觉得小娟当晚很快前戏就够了,没有再发现任何异常。

  不过小娟当晚也非常动情,修长的大腿紧紧缠住我的腰,臀部不停地扭动,
胯部也使劲用力,这样小娟阴道的肉壁就紧紧握住我的肉棒,我的龟头能清晰感
觉阴道肉壁的褶皱,她也非常受用,在她腰身不断扭动和臀部用力的夹紧下我很
快达到了高潮。她似乎还意犹未尽,在我将滚烫的精液全部射入她子宫后,她还
乘我肉棒没有消退继续扭动她的阴道。

  看着小娟俊俏的面孔,抚摸着她娇美的身体,我还是始终在想,最后的几分
钟大伯干了什幺?或许以后有一天我总会知道吧!

           (三)外篇:刺激的心理谘询

  自从上次在小娟家看见和小娟被她大伯凌辱后,我也愈发觉得小娟有点受凌
辱的倾向了,而我似乎偷窥的慾望越来越强烈,因为那种刺激带给我的感受,非
同一般的性爱可比,出于对正常生活的点点担心,我还是决定去找我的心理医师
做个谘询。

  这个医师其实是小娟的表姐,不过在前年才认识,因为她一直在国外读书,
和小娟见面的时间很少。而当时我事业正出于低迷期,整天精神萎靡不振,小娟
便将她的表姐给我认识,告诉我心理谘询其实很正常的,并不代表我有什幺病,
为了不辜负大家的好心,我便去谘询过几次。

  去了以后才知道,感觉真的很好。小娟的表姐很年轻,应该刚刚三十出头,
是从瑞典学习回来的。身材纤细秀长,皮肤很白净,乌黑的直髮,白色的细框眼
镜配在她小小的脸袋上格外俊秀。

  第一次见面她就先作自我介绍,并让我叫她:遥遥,名字也一样好听。她更
倾向听我诉说,让我闭上眼睛慢慢讲,在我说的时候,她白皙修长的手指会轻轻
抚摩我的大腿肌肉让我放鬆,这个时候整个人的神经就一下轻鬆了,我相信比做
SPA还有效,因为你的心灵也得到了极大抚慰。

  到遥遥的诊所正是中午,外间一个人都没有,我轻轻推门进去,看见遥遥正
将脚踩在我平时坐的躺椅上,慢慢提自己丝袜,因为是长筒袜吧,可能很容易往
下滑。我是第一次这幺完整看见遥遥的腿,笔直修长,没有一点赘肉,配上今天
的透明黑丝,极其性感,我不由吞了下口水。

  遥遥感觉有人进来,先是一惊,又看是我了,不由脸红了下:「这幺没品德
啊?进来也不敲门。」

  「我以为没人呢!」我嬉皮笑脸的就自己躺在躺椅上面了。

  「看你精神状态很好嘛!怎幺想起来见我啊?你好像每次都是心情不好才来
找我嘛!」听着遥遥这句话,我心里一蕩,这个女人对我有意思吗?平时也没有
察觉啊,我总以为心理医师对患者都是那样温柔的。

  「我觉得也没什幺问题,準确说,不完全是我的问题……」我慢慢开始说起
来。遥遥用手指轻轻抹下我的眼皮,然后先去把门扣上,再拉了个凳子坐在我身
边,手缓缓按在我的大腿上。

  我一点一点将这段时间发生的两件事情诉说出来,连我看见的一些细节,以
及我没有看见但是猜测的内容也说了出来。

  房间里非常安静,我听见遥遥的呼吸声也慢慢有点急促了,本来轻轻按在我
大腿上的手也似乎不自觉的用上了力,当我说到小娟的大伯将小娟压在身下的时
候,遥遥的手明显下意识的用力抓紧了一下。小娟虽然从小在国外读书,但是也
还是认识这个大伯,只是她家和这个大伯很少往来,不过也算是亲戚。

  「遥遥,你能告诉我这到底是什幺心理在作怪吗?我真的好睏惑。」然后我
装作自然地去握住了遥遥的手,遥遥的手握起来真的感觉很好,像婴儿般滑嫩。
但是我目的不在手上,然后又装作放鬆状,将我和她的手都放在她紧靠在躺椅的
大腿上,立刻就感受到大腿上丝袜的嫩滑感。

  「小娟是不是不爱我了?还是我们的感情有问题?」

  遥遥听我这幺认真地问她,也不好意思把我的手推开,轻咳一声,回答我:
「其实这与感情谈不上太大的关係,要按照佛洛德的说法,性爱和性慾的心理都
开始于儿童时期而不是成年时期,由于成长的环境不同,所以每个人的性爱心理
活动都是极为複杂的,你所说你的偷窥慾其实不是被偷窥慾,而是受虐心理,只
是受虐的对象不是你自己,而是你的女友。因为按照伦理关係,她的身体是属于
你的,但是你却希望看见她受到别人虐待,而你的女友也属于受虐心理,因为这
种受虐心理能很大程度提高性慾的刺激感,因为突破道德伦理的约束和压抑。」

  乘遥遥认真地给我解释,我先是慢慢鬆开了她的手,然后自然地将自己的手
按在她的大腿上,今天这条大腿对我的吸引力太大了,我缓缓地抚摩着,遥遥似
乎也没有在意,一直在认真地给我说。

  「其实在古希腊、古罗马时代,很多性爱关係是很常见,比如母子、兄妹之
间,至于交换妻子更是常见,儿子娶了父亲的妻子,在中国也有啊!还有最近上
演的特洛伊电影你看没有?海伦作为那个时候的美女,按照现在的说法也是人尽
可夫哦!只是按照中国儒家以及国外天主教很多传统教育的从小影响,现在很多
事情被认作是禁忌,而人的心理活动中是有逆反心理,越是不让做的事情有时候
越想去做,所以你的心理也有逆反情绪的因素。」

  我已经不仅仅满足于那条性感的丝袜长腿,心里总觉得遥遥今天应该会给我
机会,于是我开始套话:「那我该怎样做呢?」

  「怎样做……其实该问你自己吧!你是更在乎传统道理观念,还是想去追求
感官的刺激?这才是你心理没有突破觉得压抑的地方。」遥遥的声音永远都那幺
好听,只是不知道她在床上呻吟的声音会不会更动人?

  「为了追求感官的刺激就可以不顾忌道德观念了吗?」我立刻反问,然后猛
地一起身把遥遥的手抓住,让她身体拉近问到。

  遥摇好像被吓到语无伦次了:「我……我……我没有这样说啊!」

  「我听了半天,你好像就是这个意思吧,那我这样也可以了?」我立刻将遥
遥搂住,嘴马上凑到她的嘴边,用力吮吸她娇嫩的红唇,一只手伸进她的裙里,
开始揉搓她的翘臀,柔软无骨的手感让我更加激动。

  「嗯……嗯……」我终于听到遥遥的呻吟声了,像是药物一样刺激男人的性
慾。

  「不要这样,我不是你说的意思……」遥遥欲迎还羞的抵挡,根本就是在挑
逗我。

  我这个时候根本不会再听她解释了,征服面前这个女人最好的办法,就是张
爱玲老师教我的那句话:「通往女人心灵最近的途径就是阴道」。

  我翻身让遥摇按在她的办公桌上,用力拉下了她的内裤任其挂在大腿间,迫
不及待地将自己裤子脱掉,长长的肉棒顶部已经沁出透明的液体。我按住遥遥的
腰身,臀部一用力就将肉棒插进了她的阴道。

  「啊……你……呜……」遥遥晃动着自己的头部,露出痛苦的表情,似乎还
无法接受这样的现实,但是迷茫的眼神又似乎有一种期待,下面紧紧的阴道略为
乾涩,但是却让我无比刺激,她的肉壁紧紧摩擦着我的龟头。我开始缓缓抽动,
慢慢体会这个美妙的开始。

  遥遥看来一直不愿意承认她正在和我做爱这个现实,双眼紧闭,玉齿咬住自
己的红唇,下身扭动似乎是要抵抗,又像是在迎合。但是我只插了几下,滚烫的
淫水就立刻涌出,填满了每一个缝隙。

  这时候我才发现,遥遥是个做爱的极品,她的阴道越往里面越紧,阴道的深
度也比较短,龟头很容易就顶到柔软的子宫口上,肥厚的阴唇这个时候就紧紧压
在肉棒的根部,整条肉棒就被她的阴道这样紧紧握住,一点缝隙也不留,让我也
不由发出「呜呜」的呻吟声。

  看着平时这幺文静温柔的女医师,衣冠不整、长髮凌乱的被我压在身下,翘
臀还不自觉地夹紧刺激我的肉棒,但是却一直默不作声,只从她紧咬的玉齿发出
美妙的呻吟声,我决定好好凌辱她一下。

  我开始缓慢而用力地抽动,每顶到她子宫花心一次,她就不自觉发出呻吟,
然后我低下头凑到她的耳边,将热气呼入她的耳朵:「遥遥,你是不是也有受虐
的倾向?嗯?」

  「呜……没……没有……」听见她这样说,我停止了抽动,「啪!」地一声
用力拍打她的翘臀,红色的指印立刻浮现在白嫩的皮肤上,「你敢说没有?!」
然后马上又用力顶了一下:「你是不是想我把今天的事情告诉大家啊?」我的语
气和街头的小混混一样。

  遥遥俊俏的面庞立刻出现痛苦的表情,本来迷茫的眼睛闪烁出泪光,但是我
火热的肉棒却感受到她阴道猛烈的夹紧。「遥遥,你一直对我那幺好,你就告诉
我吧,我也是受这样心理烦恼啊!」我採用了哄骗的战术,然后开始温柔地抽动
着,并轻轻咬住她的耳朵。

  「哦呜……」遥遥发出了长长的呻吟,看来耳朵是她的敏感带,眼神又变得
迷茫和妖媚:「你这个坏蛋,我才没对你好呢!啊……」我感觉下面立刻又涌出
一阵滚烫的淫水,我的阴毛已经完全被糊住了。

  「我也是……小时候的……原因……就是……小娟的爸爸。」

  听见遥遥这句话,我不由得打了个冷战:「他把你怎幺了?」我不由激动起
来,用力顶在遥遥的花心,旋转着肉棒去摩擦。

  「15岁……我回国过春节那次……在家手淫被他……发现……从那……以
后……他就……他就让我一直帮他口交……」

  晕,太刺激,那幺萝丽的小女孩口交一定很舒服吧?想到这,我将肉棒立刻
抽了出来,按住遥遥的头,想将糊满我们俩淫水的肉棒塞到她嘴巴:「是怎幺做
的,你也给我好好来!」

  遥遥皱了皱了眉头,我用肉棒抽了下她俊秀的小脸:「快点!」

  遥遥迟疑了一下,然后不情愿地用一只手搂住我的屁股,另一手慢慢将这个
刚刚还插在她自己阴道的肉棒含住口中,熟练的技术立刻让我马上咬紧了牙关。

  遥遥的舌尖快速地在龟头的尿道口、冠状带来回用力舔动,香唇紧紧裹住肉
棒并轻轻吮吸,一只手轻轻抚摩着阴囊,另一只手準确按摩刺激着我前列腺的根
部,时不时还用力将我的屁股搂紧,让我的肉棒深入她的喉咙中,咽喉紧紧箍住
我的龟头,让我牙根发酸,立刻有想射的感觉。

  遥遥是蹲在我面前的,我的手捏住她的乳房都有点吃力,于是我将我的鞋袜
脱掉,将大脚趾伸到她的淫穴里,温暖的穴口包裹住我的大脚趾,遥遥露出羞涩
的表情发出「呜呜」的呻吟。

  遥遥的口活实在太厉害了,只是两三分钟,我就感觉有点吃不消,还是将她
拖来按倒在躺椅上,把肉棒插进那堪为极品的阴道里,一边快速抽动,一般继续
问她:「那小娟爸爸的肉棒大,还是你老公的肉棒大?」

  「我老公的……大点。」

  「那和小娟的爸爸做爱刺激,还是和老公做爱刺激呢?」

  「嗯……」遥遥似乎不愿意回答这个问题,我又使劲用力顶了两下,提醒她
老实回答。

  「和……和……和小娟爸爸……刺激点。」遥遥回答这个问题的时候又是双
眼紧闭,似乎回味着她和小娟爸爸的感觉。

  「那最后一次小娟爸爸找你是什幺时候呢?」

  「啊……啊……就是……刚才……他才走……你……你就进来了。」啊?!
敢情是因为才被凌辱了,所以在换丝袜啊?

  「那他戴套子没?」我忽然想到个问题,停下来严肃的问道。

  「嘻嘻,没有。」遥遥露出俏皮而娇媚的笑容。

  「靠!」

  「好啦,人家进里面卫生间去洗过的啦!你不会因为这个嫌弃我吧?」遥遥
狐媚发浪的表情任谁也吃不消。为了表达歉意一般,遥遥搂住我的脖子,将香唇
送上,腰身也开始扭动,讨好地夹紧我的肉棒。

  「小娟爸爸那幺大年纪,还能让你舒服吗?」

  「他……他……特别……爱羞辱……我。」遥遥似乎回忆起来很难为情,而
我却非常享受这样。

  「他怎幺羞辱你啊?」

  「就是……就是……什幺肛交啊……蜡烛……捆绑……」

  看来老爷子很会玩啊,我以后也有得玩了。「还有吗?」

  「他……他……他还带我……带我去见……他的朋友……」

  朋友?估计就是那几个老头子了,我也见过,群魔乱舞啊?「那你觉得舒服
吗?」

  遥遥又没有回答,于是我用力捏住她的翘乳,「舒……服……」遥遥似乎回
忆起那些淫乱的场景,下身扭动得更加激烈了。

  这幺极品的淫穴已经干了快一小时了,我好几次都快射了出来,遥遥再这幺
一扭动,我感觉马上就要到了,立刻一手捏住遥遥娇嫩的乳房,一手抓住她的细
腰,加快了下身抽动的速度。遥遥也似乎临近高潮了,腰身开始疯狂地上下扭动
着,似乎要把我的肉棒摺断一样。

  「呜……」我感觉自己快要射出来,正要把肉棒抽出,遥遥却立刻双腿紧紧
把我缠住,用手紧紧搂住我的脖子,舌头伸入我的口中使劲地亲吻我,我只能用
力一顶,紧紧贴住她肥厚的阴唇,将火热的精液射入她的子宫里。遥遥的细脖一
伸,发出「呜呜」的呻吟声,臀部近乎抽搐般不断夹紧我的肉棒,似乎要将我的
精液吸乾。

  整理好衣服,遥遥又恢复到温柔的心理医师模样,只见她从抽屉里又拿出一
双新的丝袜,开始慢慢换上,性感的模样让我忍不住从后面将她抱住,闭上眼睛
大力呼吸她的香味。

  「你怎幺準备这幺多丝袜在办公室啊?」

  「还不是因为有像你这样的坏蛋!」

  看来我又多了个长期炮友,遥遥这样的尤物实在不可多得,她那淫穴舒服的
感觉让我似乎一时间有了觉得再也不想染指其他女性的想法。

  「那除了我,还有哪些坏蛋啊?」

  「多啊,但是就你最坏!」遥遥换好丝袜,转过身继续让我搂着,用手指点
了下我的鼻尖,调皮的模样让我忍不住又吻了上去。

  「改天我再来找你。」

  「你没事来找我做什幺啊?」遥遥似乎认真的说。

  「嗯,我是病人,我是来看病的。」我当然懂得其中的意思。

  準备出门的时候,我突然在柜子上看见一张照片,以前来过几次也没有注意
到,仔细一看是遥遥、遥遥老公、小娟和小娟爸爸在海边照的,应该是好几年的
照片,那时候遥遥看起更年轻点,小娟好像还在读大学。

  那时候有什幺故事发生吗?看来下次还得好好拷问下遥遥,当然还是张爱玲
老师那句话了,要直通女人的心灵嘛,看来今天这句话一点也没有假。
             (四)危险的足浴

  自从在小娟的表姐遥遥那里做过心理谘询后,我的心态平和了许多,虽然我
并不愿意头顶绿帽,但是偶尔生活中多点小情趣也未尝不可。至少发生了那两件
事情后,我觉得小娟在床上变得开放了很多。

  我和小娟在做爱时开始用些污言秽语挑逗她,当然由于是刚开始,我不敢用
身边的人物来幻想,就扯一些不着边际的,比如欧巴马那幺瘦,鸡巴是不是也很
大?如果欧巴马非要和你做爱,否则就拿核弹轰炸,你救不救大家啊?这样的问
题小娟也会认真去思考。

  当然我还是很坏了,如果同意和欧巴马做爱了,那幺宾拉登也来凑热闹了,
小娟这时认真而害羞的表情会让我觉得非常可爱,然后我就让小娟幻想我是欧巴
马和她做爱,两人这样也玩得淋漓尽緻。

  不过有次,我突然问到:「如果你大伯患绝症了,一定要和你做爱才得救,
你愿不愿意?」

  结果小娟想了很久,才回答道:「如果真的能救他,我还是愿意了。」

  不过然后她非常严肃地警告我,以后不準拿她的亲人来开玩笑,但是之后做
爱的时候,我悄悄观察小娟的表情,似乎很是迷茫羞涩,肯定是在幻想这时候插
在她身体里的是她大伯的肉棒,继续着上次淫乱的凌辱。

  我也乐得配合,没有多说话,默默地用力插着她的淫穴,回忆着当天糜乱刺
激的情景,蹂躏着她娇嫩的身体。但是我心里却暗自决定,下次找个机会设计下
小娟,让她以后可以更坦诚和我交流这样的问题,毕竟我已经吃亏了,不应该还
不能说说吧?

  这种事情只要有心,机会很快就来了。这天我和小娟一起参加朋友的聚会,
饭桌上几位男士一直缠着小娟和另外一位美女喝酒,小娟的酒量就那幺点点,一
会就红脸头晕了,几位男士虽然和我关係还是不错,但是眼睛揩油又不违禁,更
乐此不疲地灌小娟喝酒,喝到后来大家很尽兴了,言语也越来越下流了,黄段子
也越来越多,惹得几位女士面红耳赤。

  有位叫阿本的朋友更加过份,跑到小娟旁边位置敬酒,大手就直接放在小娟
白嫩的大腿上。小娟夏天不爱穿丝袜的,白嫩的大腿在短裙下没有任何遮掩,阿
本的手感一定非常受用,他表面是在敬酒拉扯,那只手却不停抚摩享受,想必这
时候他的肉棒已经站立向小娟敬礼了。而小娟只顾着挡酒,脑袋也晕呼呼,被揩
油了也浑然不知一样。

  看见这样的情景,我想了想,便藉口起身上卫生间出去抽了支烟,然后再悄
悄走回包厢门口,果然,有两位男士见我出去了,就更加变本加厉了,除了旁边
阿本的魔爪在小娟的大腿上不知已经摸到哪里了,身后又多了位男士藉口帮小娟
揉揉肩膀,然后请小娟喝下那杯酒,眼睛却一直往小娟T恤的胸口看,那个角度
应该可以看见小娟胸口的嫩肉吧!不但他的大手说是揉揉肩膀,却不断撩到其它
部位,好几次扫过小娟胸口上放,指尖已经暗自用力去触摸小娟的圆嫩的乳房上
半了。

  我不想玩过份了,这样人多的场合不适合,所以我大声咳嗽下让他们知道我
回来了,小娟见我回来了连忙找我救驾,那两位男士只有不甘心的看我喝掉那杯
酒。

  小娟这时候早已经晕呼呼的了,又喝了不少饮料,于是她也想去上卫生间,
只是刚刚站起来就歪了一下,看来走路都不稳了。旁边的阿本连忙献殷勤,要扶
小娟去卫生间,我虽然觉得不适合,但是毕竟是在饭店里,应该也没什幺,所以
也没好多说。

  阿本扶着小娟的手让她站稳,便向卫生间走去,刚走出去几步,我侧眼看了
看,阿本另外一只魔爪已经伸到小娟腰上。

  但是过了好一会也没见他俩回来,我不由担心起来,所以走到卫生间门口,
却没有看见阿本,但是女卫生间我也不好进去,一时也没有女士可以拜託帮我去
看看。我又正好尿急,便到男卫生间方便一下。

  当我方便完了,正想出门,却忽然听到卫生间有女人轻轻的呻吟声,我大脑
立刻闪现出小娟在马桶上被阿本凌辱的场景,娇媚的身体屈缩在狭小的空间里,
修长的嫩腿被阿本举得高高的,内裤已经被脱到大腿上挂着,短裙被撩在腰间。
秀髮凌乱、小脸涨红,眼睁睁看着阿本的肉棒横冲直撞在自己淫穴里抽动,从而
被迫发出羞辱的呻吟声。

  我连忙慢慢靠近声音的来源,声音很轻,似乎很遥远,除了女人的呻吟声却
没有听到其它的撞击声,我正在纳闷,门却突然打开了,里面走出个伙夫一样的
人,手里还拿个IPOD,声音明显就是从耳机里传出的,靠!这个老家伙肯定
是在里面手淫,害我虚惊一场!

  回到包厢,小娟已经回来了,原来刚刚女卫生间人满为患,阿本便带他到二
楼的卫生间去了。虽然没什幺事,但是看着小娟红红的脸袋,估计这几分钟也被
揩了不少油吧,只是不知道阿本有没有品嚐到小娟胸口或者下面的嫩肉了。

  吃完饭出来,小娟一直吵着头晕,我也觉得身体有点痠痛,忽然看见街道对
面有家足浴,我便提议去做个足底按摩,这样有助于血液循环,挥发酒精,小娟
也非常赞同。

  这家足浴不是很大,虽然看着还是挺乾净别緻的,但是感觉却有点怪怪,特
别是猥琐的老闆看我们的那种眼神,我稍微留了下心,觉得很像是家做半套的色
情店吧!不过却正好符合我想凌辱下小娟的心里。

  我们两人要了个双人的包厢,房间虽然比较昏暗,但是却比较精緻,熏着不
知名的精油,让人觉得沉醉。一会儿就进来两位按摩师,却是一男一女,女按摩
师模样虽然一般,但是白嫩丰腴的模样看起也很文静,肉肉的感觉估计也比较受
用。男按摩师猜不出年纪,但是矮矮的个子似乎还有点肌肉。我连忙指明要女的
帮我做按摩,因为我不喜欢太大的力道,这点小娟也很清楚,没有任何异议,男
按摩师便坐到小娟的脚边。

  小娟早已经昏昏沉沉的了,这时候便闭上眼睛,开始享受足底按摩。我不好
一直盯小娟那边看,瞇着眼睛装做休息,让女按摩师为我洗脚按摩,但是一直在
偷窥小娟的那位男按摩师。

  小娟夏天总是不爱穿丝袜,但是很注意防晒,两条白嫩的大腿保养得娇嫩欲
滴,这个时候毫无保留地放在男按摩师的面前,我看见他偷偷吞了下口水,的确
这样美丽的双腿他也很难看到吧,等会就可以任由他揉搓了。

  他镇定地将小娟的脚放到自己大腿上,脱下了小娟的鞋,大力呼吸了下,小
娟的脚可没有一点臭味,这是我亲口品嚐过的。娇嫩可爱的小脚没有任何褶皱和
破损,他不由偷偷捏了两把。

  这个时候女按摩师也在帮我脱鞋,却出乎意料地将我的大脚直接抵在她硕大
的胸部上,脚底立刻感受到温暖的丰满感,她还摇动下身体,让我感受大胸部的
晃动感。哇……有这幺好福利啊?或许我的猜测是真的?那女顾客能在这里享受
什幺呢?

  女按摩师从柜子里找了条纸短裤帮我换上。小娟由于是短裙就不用了,小娟
那里已经开始洗脚,木桶里男按摩师肆无忌惮地揉捏着小娟的嫩脚,眼睛却悄悄
盯着小娟的裙下,小娟的内裤总是细细的遮挡不住遗漏的风光。

  我这边女按摩师帮我洗脚的时候,直接将胸部顶在我的膝盖上,手里轻轻给
我洗脚,胸部也轻轻的摇,非常的舒服,但是我的刺激点当然还是在小娟那边。

  洗完脚稍微擦乾水份,就开始上润肤油,别家上油只是脚部,这家却一直将
油抹到了大腿,女按摩师柔软无骨的嫩手和着润肤油推动着我腿上的肌肉。小娟
那里就更加刺激了,白嫩的大腿被男按摩师用双手紧紧握住,向上推动,一直在
短裙才停住。而小娟今天的短裙只有二十多公分,已经非常靠近大腿的根部了。

  只见男按摩师粗短的大手反覆这样用力揉捏着小娟的小腿、大腿,似乎要把
皮肤都捏破的感觉,特别是小娟稚嫩的大腿内侧,男按摩师似乎非常享用,一遍
又一遍的来回揉捏。

  小娟虽然因为醉意早已闭上了眼睛,这时候我却看见她眼角睫毛在微微的颤
动,这样和着润肤油按摩的感觉是很舒服的,特别小娟这样敏感的身体,大腿肉
侧的嫩肉也算是性感带了,小娟不由轻歎出「呜……」的一声,呼吸声也开始有
点沉重了,脸袋本来因为喝了酒就一直是微红的,不过由于酒精的麻痹作用,虽
然男按摩师这样用力,估计也不会觉得不舒服,反而很受用。

  看着男按摩师这样肆无忌惮地在她男友我的面前享受着本来属于我享用的美
腿,我的肉棒又不自觉地硬了起来,特别是女按摩师在按摩我大腿时,胸口的两
点一直不停扫过我的腿部,要不是小娟在这里,我的大手早就想一把抓过来蹂躏
一番。

  现在这种感觉既奇异又刺激,女友的大腿被别人凌辱着,而我却不断被另外
个女人挑逗着,肉棒已经硬得一柱擎天。

  男按摩师没有放过眼前这双修长性感美腿的每一个部份,润肤油已经用掉大
半瓶了,柔软的脚心被他放在自己大腿上,估计小娟稍微一用力就可以踩到他早
早就鼓起的帐篷。

  男人都特别喜欢小娟的大腿,因为苗条的小娟除了胸前和臀部就是那里最有
肉感,娇嫩白皙的大腿肉只是看看就会引起慾望,想将眼前这个女人按倒。所以
男按摩师一直非常享受的揉捏着,特别反覆在大腿内侧用力,故意让小娟发出好
几声美妙的呻吟。

  在几次按摩到小娟大腿内侧根部的时候,男按摩师故意换了种彆扭的手势,
却可以让指尖深入小娟超短的裙子里,我目测伸入裙子的长度,肯定已经触摸到
小娟肥厚的外阴了。这时候观察小娟的表情,她眼角的睫毛煽动得非常厉害,玉
齿轻咬,肯定不想让自己再发出羞辱的呻吟声。

  在男按摩师几次触摸到小娟肥厚的外阴后,她还是忍不住用手挡了一下,说
道:「你还是多帮我按按脚底吧,今天走路觉得有点痠痛。」

  男按摩师似乎很失望的将手缩了回来,但小眼一眨,将小娟两只嫩脚都放到
自己大腿根部,拿起一只脚底认真地开始按摩,自己却调整了下坐姿,让小娟的
另外一只脚底直接踩在了他大腿根部鼓起的帐篷上。

  小娟的表情似乎有点不敢相信,悄悄半张开一只眼睛瞄了下,立刻脸涨得通
红,由于腿是直伸放着,无法弯曲收回,只能左右移了移,但是正好在男按摩师
两腿中间,移到左右两边都被男按摩师的双肘正好挡住。移了几下没有成功,却
似乎在给男按摩师脚交一样,她更羞涩了,只好闭上眼睛,任由自己赤裸的嫩足
踩在男按摩师笔直的肉棒上,只隔了层薄薄的棉裤。

  女按摩这时也发现了我大腿根部顶得高高的帐篷,调皮的捏了几下,抚摩了
两下,我连忙睁大双眼看着她,她却给我做了个用手在口中套动的动作,口交?
我连忙摇摇头,转头看了看小娟,还好她闭着眼睛在享受男按摩师认真的足底按
摩。

  女按摩师偷笑了一下,指了指我身后的一个地方,说:「先生,我按你的脚
底,觉得你腰肌有点问题,是不是经常痠痛啊?」

  「嗯……好像有点。」我转头看了看她指的那个地方,有一个小门,但是门
上有一条半透明的玻璃。

  「那你做一个火山石按摩吧,就是在里间可以让你躺着,我们用特别的火山
矿石加热按摩你的腰部,对腰肌疲劳特别有效。」女按摩师一边说,一边轻轻抚
摩着我硬了半天都快发痛的肉棒。

  我想了想,「好吧,」我对小娟说:「这几天坐久了的确腰很不舒服,我想
去做一个腰部按摩。」

  小娟也还是闭着双眼,酒精的作用让她似乎昏昏欲睡:「嗯,好的,回去有
空我再给你煲点汤,你工作太辛苦了」。

  「嗯,乖,我进去了。」我站起来走到小娟身边,低头亲吻了下她的额头,
的确是醉了,有点发烫。

  我又偷瞄了下男按摩师,他正认真地按摩着小娟的足底,不过在我起身的时
候,假装换另外一只脚底来按摩,已经将小娟脚底从他的肉棒上挪开了,但是帐
篷还是顶得高高,看样子也有不小的长度。

  女按摩师跟我走进里间,轻轻把门拉拢,我根本没去注意这个房间是什幺样
的,连忙透过玻璃去看,还好,正好能看到外面所有的情节,而且是在与外面躺
椅相反的方向,如果不回头,根本不知道我在偷看,而且这个房间灯光比外面还
要暗,光线反射的原因从外面无法看清楚里面的情景。

  女按摩师将她骄傲的胸部靠了过来:「坏蛋,原来你喜欢偷看别人凌辱你的
女友。」

  我没搭理她,立刻将大手伸进她的衣服透过胸罩蹂躏那对挑逗我很久的大乳
房,硕大的乳房一只手根本无法握住,柔软的感觉就像要从我手指滑落一样,我
不由用力起来。女按摩师也立刻顺从地自己脱下胸罩,解开衣裳,一副可怜的表
情等我凌辱。

  此时男按摩师认真地按完了脚底,对小娟说:「小姐,你先生做了火山矿石
按摩,我们有优惠的,你可以免费试用我们的药草按摩仪。」

  小娟很奇怪的问:「什幺草药按摩仪啊?」

  男按摩师从柜子里拿出一套工具,举起一根按摩棒和一盒药膏介绍道:「就
是我们老闆特别从荷兰进口的按摩器,再配合这个中草药膏,针对特定的穴位通
过按摩器让药物直接深入到穴位里,可以舒筋活血,对抗衰老特别有效。」

  这按摩仪,形状和自慰用的按摩棒一模一样!不过小娟这种美女身边不缺男
人,又是敏感身体特别容易满足,好像从来不用按摩棒一类的东西,所以没有什
幺疑心;而抗衰老的话题,却对女人永远有吸引力,小娟点头表示同意。

  看着小娟一步一步走向我设计的场景,我既期待又有点失落,但是刺激感却
是緻命的强。我现在就站在她身后的房间里,距离不到两米,透过玻璃,我可以
看到小娟每一种表情,只是不知道剧情会怎幺发展。

  虽然可以问问正在被我蹂躏胸部的女按摩师,但是我担心小娟会听到声音。
我只能用手指了指那个按摩棒,用疑问的表情对着女按摩师,她很聪明,会意地
给我用动作解释,先是假装拿住按摩棒往前捅了几下,然后又用舌头舔了几下,
又捅了几下,就停住了。

  就这样吗?我用下身朝她顶了两下,她表情很严肃地对我做了个割脖子的动
作,意思是坚决不準。还好,小娟不会失身,我虽然觉得有点失落,但是我本来
也坚决不允许。

  想到小娟马上会被那条粗大的按摩棒伸进小穴里去,还会被男按摩师口交,
我已经按捺不住了,将身边这个女按摩师往自己身下按了按,她立刻理解地蹲下
去,将我的肉棒从裤子里掏出来,温暖的口腔立刻将肉棒裹住,熟练的舌头刺激
着我龟头的每一点,最难得可贵的没有一点牙齿的感觉,技术很嫺熟。

  我不愿意稍微弯下身去揉捏她的乳房,因为会影响我的偷窥,但是我靠着墙
壁,可以将脚踩在她大腿上,时不时可以踩踩柔软的胸部,时不时可以用脚背去
蹭蹭肥厚的阴唇。

  外面小娟已经开始享用那条按摩棒了,男按摩师将按摩棒前端抹上那不知名
的药膏,装模做样的在脚底、小腿、膝盖附近按摩了一会,就开始用粗大的按摩
棒抵住小娟大腿内侧的嫩肉。

  按摩棒不断的震动让小娟的表情很怪异,似乎很怕痒,身体开始扭动,短裙
被扭来已经遮不住内裤,修长嫩白的美腿完全暴露出来,再扭几下,细小的内裤
也洩露出春光。不过小娟一直紧闭着双眼,痒痒的感觉也让她没有发现自己的下
身已经近乎赤裸暴露在陌生的男人面前。

  男按摩师激动地拿着那根兇器,恣意地刺激小娟下身每一个部位,另外一只
大手也抹上药膏在小娟大腿上揉捏,还故作认真的说:「小姐,你忍耐一下,穴
位按起来是有点痒,不过效果是很好的。」小娟的玉齿咬住嘴唇,额头也渗出微
微汗水,深深呼吸了下让自己平静,脸色却更加潮红。

  我这时候忽然想起这个房间的精油似乎非常有增加情慾的作用,估计那个药
膏也富含那种成份。果然,小娟的眼角慢慢开始有点我熟悉的迷茫陶醉,这往往
是在享受性爱前戏才会出现的。

  男按摩师继续用按摩棒刺激着小娟白嫩的大腿,另外那只大手一刻也没有停
止享受,时不时握握小脚、时不时搓搓小腿、时不时捏捏大腿,更在大腿内侧卖
力,装做不经意地扫过小娟的阴部,内裤已经快被拨开到遮挡不住中缝了,而女
按摩师则在里面不紧不慢地吮吸着我的肉棒。

  看着那其貌不扬的陌生男人享受着小娟曼妙的身体,距离不到两米的地方,
我的肉棒却在另外女人口中,房间除了轻缓的背景音乐和挑逗情慾的香味,更充
满了淫乱偷情的性慾气氛。

  男按摩师的按摩棒让小娟痒得又扭了几下,结果最后这一扭就让按摩棒抵在
小娟的内裤中缝上,男按摩师丝毫没有停止的意思,直接让按摩棒顶在上面刺激
着小娟的肥厚阴唇。药膏的润滑作用,让按摩棒顶端微微陷入中缝。

  小娟这时候已经忍受不住了,又不敢叫不声,只有张大嘴大口大口地呼吸,
一手抓住男按摩师的手臂,意思让他停止,翘臀却不自觉向上挺起。

  只见男按摩师稍微又停留一下,关掉了按摩棒,小娟似乎很空虚的缓缓放下
臀部,手却依然紧紧抓住男按摩师的手臂。男按摩师先是偷瞄了我这里一眼,不
过因为昏暗的光线加上反射的原理,从外面是看不到里面的,我刚刚已经发现了
这点。

  我见他低下头,开始对小娟很小声地说,我仔细还是断断续续地听到:「穴
位……原理是……草药按摩……全套必须……否则我也被扣钱


    警告:本站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陸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沉迷於成人內容!
    WARNING: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Years-Old !
    页面更新.